作者:李勇

融钰集团非独立董事;上海财经大学博士、博士后;金融机构首席研究员;高级投资顾问。

数据对于一个金融工作者的重要性毋庸置言,而更重要的是金融数据背后所承载的东西,如何利用金融数据来分析未来经济走势,从而判断未来金融资产的价值。



“社融”与M2的统计范围?

数据1:社会融资规模

社会融资规模这个概念比较新,它是在201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的。社会融资规模是指一定时期内金融体系向实体经济释放资金的总量,是一种增量概念。

体现在央行口径中,社会融资规模会以两种方式出现:一是当月新增规模,二是存量规模。例如,2018年全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9.26万亿元,2018年12月份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为1.59万亿元。

社会融资规模总共分为四个大项:表内贷款、表外融资、直接融资、其他融资方式。2018年7月起,其他融资方式中多了三个成员: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、贷款核销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。



表内融资包括“外币贷款”与“人民币贷款”,表外融资包括“信托贷款”、“委托贷款”、“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”,直接融资包括“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”与“境内股票融资”。

通过社融状况可以了解2018年的经济现状:2018年宽信用政策初露峥嵘,但是融资形势依然紧张,贷款结构仍不合理,表外业务量继续下降。



数据2:M2

广义货币M2这个数据大家相对熟悉,但是有句话叫做“熟知非真知”,仔细推敲起来广义货币M2的统计范围并不是那么容易把控。

我们都知道:M2=M1+准货币,准货币包括定期存款、居民储蓄存款、其他存款,准货币或狭义货币(活期存款)还是有区别的,所谓准货币,顾名思义还不是真正的货币,因为“准货币”的存款都是有期限的,不能立马投入使用。


对于广义货币M2,我们需要了解的是,市面上有两类资金不属于广义货币的统计范围,这点不能混淆。

第一类是财政存款,财政存款与M2之间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,财政存款多了,说明钱以税收的形式从企业或个人中流入政府的口袋,国家实施降税措施,实体经济中的流动性自然也就增加了。

第二类是银行表外业务所吸收的资金,这些资金是不计入M2的统计范围。这部分资金的走向受市场利率的影响,当市场利率与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利差增大时,老百姓自然愿意把资金从属于表内的存款中取出来,投资银行理财产品或信托产品。

“社融-M2”代表着什么呢?

通过本人对于社会融资规模以及广义货币M2的统计范围的分析,我们会发现,这两项极其重要的金融数据,在统计过程中有重合之处,也有不同之处。如表外业务可以统计到社会融资规模中去,却无法统计到M2中去。

总之,社融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三个部分:银行资金、非银金融机构资金与表外资金,而M2仅仅代表商业银行对于央行的负债,也就是说,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社融比M2多了两块资金来源:非银金融机构资金与表外资金。

未来只有出现社会融资规模与M2的差值扩大,即非银机构与表外资金代表规模不断扩大,才能证明实体融资的需求在不断增强,经济才会真正向好,而出现这一景象的必要条件是信贷规模的不断扩张。


信贷周期的拐点来临?

在资本主导经济发展时期,一国经济发展归根结底需要足够的流动性驱动。一国经济要实现充分发展,必须保持充足的资金流动性,这是历史铁律。

我们举一个形象的例子:假设1:一个池塘中水很多,但是不撒鱼苗,就无法捕捞到大鱼;假设2:一个池塘中撒了鱼苗,但是水很少,同样无法捕捞到鱼;

结论:池塘有水是捕捞到鱼的必要非充分条件。对于一个经济体(国家)同样如此,信贷周期往往决定经济周期,只有市场中有足够的、源源不断的流动性,企业才会有赚钱的激情与信心,才愿意扩大再生产,这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处于经济衰退期的经济体来说尤为重要。


当前中国的社会融资环境是这样的:2017年实施“资管新规”以及一系列新规以来,中国收紧信贷环境,造成社会融资规模中的“表外”业务大幅减少,同时M2增速持续维持在8%左右的历史低位。当然,金融监管层在2017年的特定时期的强监管政策是正确的。

由于信贷规模与GDP以及企业工业增加值之间存在的强相关性,以及一国经济发展必须以信贷扩张作为必要条件,2019年,改变2017年的“宽货币+紧信用”为“宽货币+宽信用+宽财政”是当务之急。


当然,国家也是按照这样一个路径在行动。2018年底乃至2019年初,国家一直在强调进行经济逆周期调节,同时通过各种宽松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来呵护市场。2018年12月19日,央行发布公告,决定创设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”;

2019年1月4日,央行面向商业银行全面“降准”1个百分点,释放资金1.5万亿,力度远超于2018年全年的四次降准;2019年1月23日,央行进行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”操作,向市场释放资金2575亿;2019年1月24日,央行创设央行票据互换工具……


如何从不确定性中寻找机会?

可以确定,2019年一定是信贷周期出现拐点之年,也一定是水量从干涸逐渐走向充沛之年;随着信贷周期的拐点出现,经济周期的拐点也会随之出现。

我们只有带着这个理念出发,才能真正认清数据本质,理解数据背后的经济现实。我们只有带着这个理念,才可以顺势而为,确定投资方向,最终获利。


当然,本人也可以提供一些投资建议:2019年可以适当投资一些高等级债券基金,道理很简单,通过上述分析,2019年一定是信贷扩张之年,信贷扩张之年的市场利率下降是大概率事件。

同时,价值投资者可以选择一些有价值的股票“埋伏”进去;毕竟,2018年中国经济该出现的难题都出现了,股市的状况也差不多,股权质押爆仓、信用债违约等行为在2018年都已经上演,站在纵向的角度去思考是这样的,站在横向的角度来看,2019年中国经济会遭遇寒冬,但是其他经济体的寒冬也许会更冷,随着QDII资金流入中国,在中国经济出现拐点之前,选择在此时适当建仓,是一个理性的选择。